长这么大,看过的伦敦时装周最燃最自豪的秀

自然史院是从不列颠博物院分出来的。这里才真古色古香,也才真“巨大”。看了各种史前人的模型,只觉得远烟似的时代,无从凭吊,无从怀想-满够不上分儿。中生代大爬虫的骨架,昂然站在屋顶下,人还够不上它们一条腿那么长,不用提“项背”了。现代鲸鱼的标本虽然也够大的,但没腿,在陆居的我们眼中就差多了。这里有夜莺,自然是死的,那样子似乎也并不特别秀气;嗓子可真脆真圆,我在话匣片里听来着。

-《伦敦杂记》 朱自清 1936年10月19日

但朱自清先生一定料想不到,才过了80多年,从风雨中走过的新中国的服装设计师就在这里上演了一场超高级的定制大秀,这也是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首次。

伦敦当地时间2017年9月17日,“丝路·民族胡社光高级定制大秀在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正式拉开帷幕,自建馆以来就一直霸占着正厅的恐龙骨架让位给了RUNWAY。 胡老师的民族风主题为本次大秀汇集了空前的人气与关注度,大家距离开秀前很早就在博物馆的铁栅栏墙外排起了长队。眼尖的小编发现了一枚英国网红。

整个大厅坐的满满当当,突然灯光都熄灭了,接着传来了草原悠远的回响和一段画外音。

“… 这不可替代的美丽和记忆,

都镶嵌在如诗如梦的服饰上….” 

走秀开始!!

每位观众或者屏息观看,或者赞叹不已,纷纷掏出手机进行拍摄。

来一起感受下

之后的 presentation 简直炸!博物馆古典大气的背景与胡老师美轮美奂的服装完美的融为一体。

此刻,网红也成为了围观叫好拍照的小粉丝

大秀当天多位重量级嘉宾到场助阵,并对此次大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驻英国大使馆金旭参赞先生赞扬道:“这么多年来很难看到如此优秀的中国设计师可以在伦敦做这样一场关于民族的大秀。”

金旭参赞与胡老师交流

网红(Pandemonia 多媒体后波普艺术家)也直呼 “AMAZING!” 大赞这是他(没错,是位男士)本届伦敦时装周看过的最有逼格的一场秀。

在这场高级定制的大秀中,胡老师以极具创造力和国际范的表现形式,用时尚的手法将他的设计理念和民族精神、民族文化以及少数民族的热情和风格特点传递给了在场的所有人。

排练花絮

胡老师表示,此次他将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与时尚相结合,以少数民族蒙古族的民族文化与历史为灵感,充分利用了草原民族热情奔放的特色,以及蒙古族民族服饰的艳丽色彩为核心创作理念,也正是想通过这些系列向全世界展示传统文化和中国少数民族的精神与传承,让全世界都能感受到内蒙古族的民族特色与友好。

后台花絮

此外,本次高级定制大秀服装的采用的皮草均为人造皮草(由宁波纬一长毛绒有限公司独家赞助),这也体现了设计师想要传达的时尚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如果说一场秀能够引发舆论浪潮,可能靠运气、靠“奇葩”就会达到目标,但如果要在热点褪去之后还能让人铭记于心,有所感受,那就真的要靠设计师的功底与文化素养了。

那么胡老师又是怎么做到后者的呢?且听听胡老师在伦敦橘子艺术的独家专访是怎么说的吧。

Chung: 胡老师您好,观看了您的高定大秀后,非常惊叹,请问为什么选择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里举办?

Hu:这是我第二次来英国,第一次是十年前,那时候我还住在荷兰。这次来英国的感觉跟十年前不一样。之所以选择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因为这是自然历史博物馆第一次对外开放,去年我就已经跟他们有过联系,他们看了我很多作品,本来想让我做去年那场“ 囍”秀。但我说同样一个系列,并不想多次展出。所以我就专门为自然历史博物馆做了一场“丝路·民族”,我觉得自然历史博物馆是一个有文化,有历史,有底蕴的地方,在这样的空间,我可能可以更好地展示我的作品。

Chung: 可以告诉我们此次主题“丝路 ·民族”的灵感来自于?

Hu: 灵感来源于现在我们的习大大在提倡的一带一路。中国有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丝路·民族”讲的是第一站蒙古族。因为我就是蒙古族,呼和浩特人,所以“丝路·民族”就是以蒙古族的文化历史为灵感来源。

Chung: 此次大秀整体造型的设计十分繁复且美轮美奂,模特嘴部的装饰尤为特别,请问配饰在您的新作品中传递了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Hu: 在模特这个造型里,我运用了蒙古族的历史文化,比如说帽饰,珠宝,还有嘴上的那个嘴。我觉得做一个服装系列不单指服装很重要,它的每个细节,每个妆容,每个配饰都是很重要的。我们这次在模特的嘴上面用银饰又打造了一个嘴的配饰。其实是有故事在里面的,我们要用一种什么样的方法方式来传递我们的民族文化?它并不是挂在口头上,而要用行动来讲的,所以这个嘴是银色的,并且封在了嘴唇上,它是一种存在,但是它不能说话,因为说话嘴巴会掉下来,所以我们想要强调传递民族精神是不需要语言的,只需要我们用行动去做这件事情。

Chung: 服饰在用色上也是以深色,亮色系为主,在色彩方面的选择您是如何考虑的?

Hu: 蒙古族本来就是一个多元化的民族,而且色彩丰富。当你看到蒙古族少数民族服饰的时候你会想到草原上的释放狂野的色彩,比如宝石蓝,橙色,黄色或是热情奔放的颜色,所以我选择的颜色都比较艳丽。

Chung: 时尚中西风的结合已经走向了世界,您觉得在融合民族和国际风格中,最困难的一点是什么?

Hu: 当结合民族时尚民族风格和国际舞台这个市场时我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怎么让大众来接受?我要把咱们的传统文化改良,并跟现在时尚结合,很多人是不认可的,所以我最最大的难度可能就是怎么让大众来接受我们的作品。

Chung: 了解到您的作品用的是人工皮草?

Hu: 是的,选择人造皮草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一个动物爱好者,我觉得减少了很多的杀戮吧,能用人工皮草做就不用去伤害小动物们。

Chung: 大家都知道您在2015年设计的“东北大棉袄”系列非常火,可以谈谈是什么让您从荷兰皇家礼服设计突然转型到棉袄系列设计的?

Hu: 其实从荷兰女王服装设计师我已经做了十二年了。转型,其实没有转型。其实东北大棉袄是我这么多系列中的一个。那时候刚回国啊,很想念儿时的记忆,想到爷爷奶奶姥姥。因为我是北方人,所以想到炕,想到大棉袄。所以我并不属于一个转型吧。而且我觉得当下很多人会很纠结,你现在做什么,你明天做什么。对我来说是我希望每天做东西都不一样啊,这样我的人生,活着才有意义。

Chung: 在您的设计生涯中,有没有哪位设计师给予过您灵感或您最欣赏哪位的设计?

Hu: 以前我在欧洲时,我会说喜欢欧美设计师或日本设计师啊,当我回到中国我才知道中国设计师有多不容易,在国外,只要通过你的作品就很容易被认可。但在国内,在我们被认可的同时,我们要培养我们的客户,培养中国人对时尚的一个感觉。我很欣赏中国的郭培老师,以前的我很喜欢 Vivienne Westwood,喜欢她的精神。还有Issey Miyake,Alexander McQueen,我很喜欢他们的作品。

Chung: 近些年,中国出现了很多新兴设计师,请问您有没有比较欣赏的?为什么?

Hu: 近年中国是出了很多新的设计师。很神奇,在中国设计师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密切,很少打交道,一般都是埋头在做自己的事情。而且很多人觉得我做的不是成衣啊,所以很多人还不了解,经常会问这个问题,你的服装做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呢,我就一直埋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Chung: 有人说您是中国设计师里的鬼才,请问您怎么看? 

Hu: 对于鬼才设计师这个说法我觉得,是因为大家没有见过我现在做的东西。当他们没有见过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新鲜,很好奇。他们给你起各种名字,压在你的头上,我觉得所谓鬼才,只是个称号而已。

Chung 采访后语:胡老师性格特别好,一点架子都没有,邻家大叔既视感!瞬间圈粉!再次感谢胡老师接受橘子艺术的独家采访。

被圈粉的 editor Chung

采访编辑:Yingtong Chung  图片:杜国强  感谢:胡社光老师

原创文字 版权属于 LONDON MANDARIN ARTS 伦敦橘子艺术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