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吃章鱼

什么是好的当代艺术作品?逛完弗利兹的你也许更加迷惘。那么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当一条扭动的章鱼须放在你的面前,你的想法是? 不管你是想生吃还是铁板烧(小编更喜欢铁板那滋滋的快感同时对吃活章鱼行为表示不能接受)这都是正常的,说到这里口水已经流下来了。。。  但如果你告诉我 放生吧施主 或者对我吼 别吃那条章鱼须 并且把 DO NOT EAT OCTOPUS 配上下图大大的打印出来贴墙上,这就是一件很棒也很通俗的当代艺术讽刺作品了   另一方面 别吃章鱼准确的戳中了我和很多人的G点或者说痛点 章鱼真的。。。太好吃了。于是我会很剧烈的摆手说 “别逗了哥们,边儿去。这又不是狗肉!”   A price is negotiated before a dog…

Continue Reading →

抖一抖,伦敦时装周上的一股清流

自从 Burberry 推出 SN/BN (See Now Buy Now) 看一看 瞧一瞧 买一买 整个伦敦时装周的风气就变得非常 Practical 了。大胆的设计款让位于商业和销售考量的“爆款”,走秀逐渐模式化为明星+豪华场地+可穿的衣服,曾经前卫实验以及脑洞大开带点幽默的伦敦特点在慢慢的一点点的。。。消失。。。然而总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Jack Irving is a production and costume designer…

Continue Reading →

长这么大,看过的伦敦时装周最燃最自豪的秀

自然史院是从不列颠博物院分出来的。这里才真古色古香,也才真“巨大”。看了各种史前人的模型,只觉得远烟似的时代,无从凭吊,无从怀想-满够不上分儿。中生代大爬虫的骨架,昂然站在屋顶下,人还够不上它们一条腿那么长,不用提“项背”了。现代鲸鱼的标本虽然也够大的,但没腿,在陆居的我们眼中就差多了。这里有夜莺,自然是死的,那样子似乎也并不特别秀气;嗓子可真脆真圆,我在话匣片里听来着。 -《伦敦杂记》 朱自清 1936年10月19日 但朱自清先生一定料想不到,才过了80多年,从风雨中走过的新中国的服装设计师就在这里上演了一场超高级的定制大秀,这也是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首次。 伦敦当地时间2017年9月17日,“丝路·民族”胡社光高级定制大秀在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正式拉开帷幕,自建馆以来就一直霸占着正厅的恐龙骨架让位给了RUNWAY。 胡老师的民族风主题为本次大秀汇集了空前的人气与关注度,大家距离开秀前很早就在博物馆的铁栅栏墙外排起了长队。眼尖的小编发现了一枚英国网红。 整个大厅坐的满满当当,突然灯光都熄灭了,接着传来了草原悠远的回响和一段画外音。 “… 这不可替代的美丽和记忆, 都镶嵌在如诗如梦的服饰上….”  走秀开始!! 每位观众或者屏息观看,或者赞叹不已,纷纷掏出手机进行拍摄。 来一起感受下 之后的 presentation 简直炸!博物馆古典大气的背景与胡老师美轮美奂的服装完美的融为一体。 此刻,网红也成为了围观叫好拍照的小粉丝 大秀当天多位重量级嘉宾到场助阵,并对此次大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驻英国大使馆金旭参赞先生赞扬道:“这么多年来很难看到如此优秀的中国设计师可以在伦敦做这样一场关于民族的大秀。” 金旭参赞与胡老师交流…

Continue Reading →

伦敦时装周秀场后台影像记录

一年两次的伦敦时装周对于崇尚潮流喜欢穿衣打扮又或者就是喜欢看美女看帅哥看网红看奇装异服的人们来说就像节日一样,不过翻翻朋友圈你所看到的通常大概如此: 对于互动性比较强的秀有时候也可以和模特合个影,或者拍拍她们快乐的笑容。 但你可能没有见过白墙之后的场景,这一次伦敦橘子艺术与 Fashion Scout 合作,用影像真实记录了这一切。 从进入到后台的第一刻起我们就被眼前的场景迷住了,倘若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么原生态会非常恰当。 数不清的好看的脸庞就在眼前晃来晃去,那些骨骼精奇的大长腿就好像司空见惯一样的平常,连化妆师都有型有款。 这个秀场后台一层大概有4个化妆间,其中最大的一个可以容纳100多人。将近30个模特在里面有说有笑,偶尔按照摄影师的要求进行摆拍。 有时我们会听到这样的对话 “Where are my shoes?” “Anthony, do you see my belt?”答案通常是 “I do not know!”…

Continue Reading →

平克•佛洛依德:让猪再飞一会

1976年12月 东方文明古国,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 而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英国艺术家 Jeffrey Shaw 受委托制作了一只巨大的充气母猪,她的名字叫  ALGIE。 第一天,天亮的很晚,空气又冷又干,云彩美的如同特纳的画。5年后即将废弃的巴特西煤发电站当时浑身标志一般的英式沉默。人们忙碌了一整天,然而猪并没有飞起来。 第二天,和第一天比起来风大了一些,负责射击 ALGIE 的狙击手没有来(为防止ALGIE挣脱绳索进入大气层)。果然意外发生了 一阵强劲的东风之后, ALGIE在众目睽睽之下升空并失去了控制,5分钟之内就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了。随后在3万英尺高空被飞机员发现,导致当天所有飞往希思罗的航班取消,项目主管 Aubrey Powell 被逮捕,当晚 ALGIE 降落到了肯特的一个农场。 “At 9:30PM, a man rang…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