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克•佛洛依德:让猪再飞一会

1976年12月 东方文明古国,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 而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英国艺术家 Jeffrey Shaw 受委托制作了一只巨大的充气母猪,她的名字叫  ALGIE。 第一天,天亮的很晚,空气又冷又干,云彩美的如同特纳的画。5年后即将废弃的巴特西煤发电站当时浑身标志一般的英式沉默。人们忙碌了一整天,然而猪并没有飞起来。 第二天,和第一天比起来风大了一些,负责射击 ALGIE 的狙击手没有来(为防止ALGIE挣脱绳索进入大气层)。果然意外发生了 一阵强劲的东风之后, ALGIE在众目睽睽之下升空并失去了控制,5分钟之内就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了。随后在3万英尺高空被飞机员发现,导致当天所有飞往希思罗的航班取消,项目主管 Aubrey Powell 被逮捕,当晚 ALGIE 降落到了肯特的一个农场。 “At 9:30PM, a man rang…

Continue Reading →